主页 > 情感 > 正文

章子怡谈感情 渴望爱情却不奢求婚姻

发布时间:2019-05-03 16:15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东莞报业网小编  

“琴琴”让章子怡找到了一个情感释放口。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琴琴”让章子怡找到了一个情感释放口。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章子怡称在电影《最爱》里的“琴琴”和自己一样曾遭受不公

章子怡称在电影《最爱》里的“琴琴”和自己一样曾遭受不公

  记者手记

  电影《最爱》(初名《魔术时代》)开拍的时候,章子怡正深陷“三重门”(“泼墨门”“诈捐门”“诱惑门”)给她带来的诸多猜测、争议之中。这是她自出道以来,在名誉上遭遇到的最大危机,她的压力可想而知。那时候,在《最爱》拍摄地的深山里,她每天迎接日出日落,看起来十分安静,但内心却波澜起伏。“我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要站出来说对不起我错了?”章子怡问自己。然而来自社会强大的舆论压力,让她非常绝望,绝望到“甚至连星星那一点微弱的光线都看不到”。

  好在这时她遇到了“琴琴”(《最爱》女主人公)——一个与当时的她同样饱受冷眼、饱尝人世是非的女孩儿,“她的挣扎也是我的挣扎,她的委屈也是我的委屈。”因此,在整个拍摄过程中,章子怡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演“琴琴”,还是她自己。但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可以通过“琴琴”来释放自己压抑、纠结、复杂的情感,“否则我只有去上吊了,是‘琴琴’救了我一命。”

  按照常理,人在经历背叛、出卖、诽谤、恶意攻击之后,会变得小心翼翼,不再轻言信任,也不再轻易敞开心扉。章子怡却是个率真的北京女孩儿,在整个采访中,她不仅没有介意“伤疤”被再次揭起,而且十分坦诚地与我分享她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情感经历。伴随争议成长起来的十几年的路,章子怡走得不易,她说现在的自己还是难改要强的性格,但也不再害怕孤单、无助,反而开始喜欢独处,开始享受孤独。尽管她知道,明天还是会将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或挑战,但是有过这些经历,她的人生态度却更加豁达,内心依旧充满阳光。

  采写/本报记者 孙琳琳 

  谈《最爱》 女主角的挣扎也是我的挣扎

  章子怡认同,“琴琴”是自己出道以来,演绎得最精彩的一个角色。但这并非因为是通过表演上的技巧和设计而达到了一个高度,而是因为章子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角色附体”。这种无法复制的真情实感的演绎,让顾长卫导演经常忘记喊停,经常忘记这是在拍戏。在拍摄的那段时间里,章子怡把“琴琴”的委屈和现实生活中的自己连在了一起,也通过这个角色把自己的情绪尽情释放。因此,从某种心境上来说,“琴琴”就是章子怡。

  新京报:我认为《最爱》是你出道以来演绎得最好的一部戏,在你看来呢?

  章子怡:我想是的。因为这个人物给我的触动很大,我有太多的情绪在这个角色里面,我真的分不出来是“琴琴”还是我。那段时间我不敢有自己的世界,因为如果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只有去上吊了,是“琴琴”救了我一命。活在她的世界里,跟她一起感受命运的曲折。她的挣扎也是我的挣扎,她的委屈也是我的委屈。我想这部电影打动人的也是它的那份真诚。表演是可以重复的,但是“琴琴”的故事是没有办法被任何一个人重复的,因为没人会有我当时的那一份感受。《最爱》让人感动,也让我明白动人的表演不是演出来的,你真的要感同身受地在那样一种状态底下。

  新京报:《最爱》开拍的时候也正是你经历各种负面事件的时候。

  章子怡:当时……当你还在那条黑暗的路上行进的时候,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看到一丝曙光,连星星那一点微弱的光线都看不到,这让我觉得很失落、很迷茫。这跟“琴琴”的感受是一致的,她被人误解,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不公,她的苦只能往肚子里咽。片中有一场戏是“琴琴”被婆婆赶出来之后,拎着两个包被得意(郭富城饰)拦住。得意说,你回去你娘会对你好吗?你嫂子会对你好吗?她们不就是给你白眼看吗?我那眼泪就一滴一滴地往外流。这不是设计戏,都是最真实、自然的感受。

  新京报:你最初接下《最爱》,也是因为这个人物与你当时情绪上的“不谋而合”吗?

热门  
东莞新闻  
国内新闻  

Copyright&copyDongguan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内容为东莞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ICP证号:粤ICP备05041375
东莞日报社 设计维护 最佳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