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 > 正文

恋爱8年终成正果一潭死水的婚姻让我看不到未来(图)

发布时间:2019-05-08 01:2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东莞报业网小编  

恋爱8年终成正果一潭死水的婚姻让我看不到未来

 

  受访人:李玉华化名 女 42岁

  采访人:荆雯 本报记者

  采访时间:12月4日

  采访方式:电话

  离婚会不会家族遗传?我大姐婚姻不幸,离了一次婚改嫁了。二姐因为婚姻不幸自杀了。我身边总有朋友跟我抱怨,她们的婚姻不幸福,老公不回家。我现在满心都是负能量,有时候觉得人活着真没意思,可现在这段婚姻,我到底该如何是好啊?我真有心一离了之。

  假离婚是假,前夫先有外遇后因诈骗锒铛入狱

  我很困惑,你说,离婚这种事会不会家族遗传?

  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父亲是东北人,母亲是本地人,父亲和母亲结婚后育有4个子女,我是家里的老小。我父亲人长得很帅,不知道母亲当年是不是因为看上父亲长得帅。他们结婚后一直住在我母亲娘家的房子里。可后来父亲偏偏爱上了另一个女人,不惜冒着犯重婚罪的危险,竟与那个女人又领了一次结婚证。父亲因为重婚罪,被判入狱。入狱时,他已经被那个女人传染上了肺结核。保外就医期间,他仍然不顾家人反对去找那个女人,第二次被抓进监狱,后来因病在狱中去世。父亲去世后,母亲孤身一人抚养我们几个子女。

  母亲在她42岁那年改嫁了。儿女当时都大了,希望母亲再嫁后有她自己的生活。当时哥哥已经成人了,他生怕我随母亲再嫁,日子过得不舒心,就由他来抚养我。老天是有多么不公,竟然夺去了我最后一个亲人。哥哥在他30岁那年因为车祸去世了。失去哥哥的我就像失去了精神支柱,从小没有得到过父亲的疼爱,哥哥是我最亲的人,他充当着父亲和兄长的双重角色。两个姐姐先后嫁人,哥哥走了,我就像一叶浮萍,无依无靠、四处飘零。

  我18岁那年,大姐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公司里做文职,我就是在那家公司里认识了我的前夫。他当时是我工作这家公司的业务员,比我大1岁,因为工作中来往比较多,也是在工作中建立了感情,我们自然而然地好上了。想起来,那时候毕竟年龄小,真的很傻。父亲、哥哥去世,母亲改嫁,我特别渴望家庭温暖,希望有个人给我关爱。也正是这个时候,前夫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们谈了几年,我刚到结婚登记的法定年龄,就和前夫领了证。他是我的初恋,因为年纪小,感情也很单纯,只希望嫁给他能有个自己的小家,过上温暖的家庭生活,弥补多年心中的缺憾。

  可没有想到之后的几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

  我们结婚没多久,前夫就从我们这家公司离职了,出去单干,自己做起了生意。生意做得怎么样,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刚生了女儿,主要在家带孩子。1998年时,前夫突然跟我商量,说他的生意上欠了别人30万元账,为了不要连累我和女儿,先跟我假离婚,这事过了再复婚。我年纪小,没经过啥事,他口口声声都是为了我和女儿好,我就答应了,很快和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以后,我才发现,前夫经常不回家,很少在家见到他。我心情不好,总埋怨他。前夫会哄人,总是把我哄到相信他为止。直到因为一个巧合,眼睁睁看见他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我才知道自己上了前夫的当。这事以后,我对复婚根本不抱希望,心情也极度抑郁。没多久,他就因为诈骗罪入狱了。

  经历了千疮百孔的婚姻后,面对二婚我心有余悸

  那段时间我非常矛盾,我从小就是单亲家庭,我不希望女儿跟我一样生长在不健全的家庭里,可是事已如此,我已无路可走。那时候也有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可前夫一直托人给我带话,希望我不要再嫁人能等他。他母亲也跟我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前夫出狱以后,总来找我,希望我跟他复婚。我母亲坚决不同意,甚至为了这事动手打了我。我前思后想,为了孩子,也为了保全一个完整的家,我还是选择了跟前夫复婚。搬回去以后,我跟前夫拍了结婚照,给家里置办了新家具,等把家里一切都收拾好,准备跟前夫去民政局登记。登记当天,前夫一听工作人员说要看婚检报告,立刻打了退堂鼓,我当时不明就里。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前夫在客厅里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桌子上还放着锡纸,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一听见婚检他宁愿不登记,原来他染上了毒品。当时复婚主要考虑到只要他改过自新,我就跟他好好过日子,毕竟已经有了女儿。可正当我满心憧憬着美好未来时,生活竟给了我当头一棒。从那以后,我彻底搬出了那个家,也断了复婚的念头。

  正在我情感生活处于低谷时,我现在的丈夫魏刚(化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的,席间随便聊了几句。谁想那次见面不到一个月,我和他又在马路上不期而遇。魏刚感慨这是缘分,主动约我一起吃饭。随着交往的加深,我们互相也了解了彼此的过去。没多久,魏刚主动约我去喝咖啡,渐渐地我们成了朋友。魏刚比我小1岁,未婚,是南方人,正是在我离婚那年来到兰州做生意。

  那时候魏刚对我很好,还带我去了南方的家,见了他的家人。他母亲是名教师,知书达理,很喜欢我,也支持魏刚与我交往。恋爱没多久,我们就同居了。

  说心里话,经历过一段千疮百孔的失败婚姻,我受伤的心始终在流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不敢也不想再次面对婚姻,因为心有余悸。那时候,魏刚对我真的很好,同居时就在城中心为我买了一套房子,落在我的名下,他说希望我有个家,这也是我多年来所渴望的。经历了8年的恋爱长跑,我们两个人才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

  说起结婚这事,还得感谢我现在的小女儿,她今年5岁。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我宁愿过着同居的生活,可能无论如何也无法下定决心再嫁。因为她的到来,我和魏刚奉子成婚了,也算给这8年的恋爱一个圆满的交待。

  二婚犹如一潭死水,满心都是负能量

  我曾以为自己的婚姻经历了诸多波折,终于有了一个稳定而温暖的家,可是生活里的事真没我想象得那么好。结婚这几年,魏刚总说在外面忙生意,他倒不会夜不归宿,但回家总是很晚,就像昨晚,凌晨才进家,我和女儿早就睡下了。早晨我去送女儿上幼儿园,他还在床上睡着。难得有时间我们都在家,还总是互相看着对方不顺眼,随便说几句家长里短就会吵起来,有时候我真的宁愿上班也不愿回家面对魏刚那张冷漠的脸。家并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温暖,而不过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房子而已。我也回忆不起来,我们的生活从什么时候起就过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可怕的是,我和魏刚之间现在见面就吵,几乎没什么语言交流。魏刚早就跟我分床睡了,连夫妻生活这最后的交流方式也没有了。我抱怨他早出晚归见不到人影,他说看我的样子也不想跟我上床。我们的婚姻生活现在就是一潭死水。

  忘记那天是为了什么事,我们又吵起来了,气头上他一言我一语,就闹到民政局。两个人都说,这次谁不离谁是孙子。到了那,魏刚说没带身份证原件,工作人员说办不了,我们相约下午再去。到了下午,魏刚说他头疼,不想去。我干气没辙,只好作罢。那天连民政局的人都劝我们过不下去离了算了。我真是太纠结了,这样的日子到底要不要继续往下过。

  从女儿出生后,家里的家务都由我一个人承担,难道是因为我太好强了,这一切似乎在魏刚眼里早就习以为常,他的麻木让我的心在流泪。

  那天我突然生病了,中午从医院回来,就在床上睡着了,魏刚恰巧也在家,他在客厅里躺着看电视。下午5点,他没有叫我,自己去幼儿园接了女儿。魏刚接了女儿回到家说:“看你睡着了,我就没叫你。”这真是太难得了,哪怕是一点小小的关心,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我都感动了好半天。魏刚跟我说,让我把家照顾好,他在外面挣钱都是为了这个家,叫我不要胡思乱想。这话听起来好像也有他的道理,可是,他连夫妻生活都不愿跟我过,我们还算夫妻吗?这难道不是名存实亡的婚姻吗?

  我大女儿已经上大学了,每年暑假会回来和我见面。她说:“妈,过得不好还不如跟我爸复婚,我也能有个完整的家。”可我说:“那妹妹咋办,你有完整的家了,妹妹就没有了。”为了女儿上学的事,前夫跟我通过电话,他说听女儿说我过得不好,还不如和他过。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已经辜负了大女儿,真不想再欠了小女儿的,我坚决不会走回头路。

  回到最初跟你说的,离婚会不会家族遗传。我大姐婚姻不幸,离了一次婚改嫁了。二姐因为婚姻不幸自杀了。我身边总有朋友跟我抱怨,她们的婚姻不幸福,老公不回家。我现在满心都是负能量,有时候觉得人活着真没意思,可现在这段婚姻,我到底该如何是好啊?我真有心一离了之。

  记者的话:

  要说离婚会家族遗传,的确过于偏激。但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性格、行为态度以及处理矛盾的方式都会有直接影响,所以说婚姻与原生家庭的关系是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但把婚姻不幸完全归结于家族遗传,那就是怨天尤人了。父母兄妹婚姻不幸,自身婚姻幸福的人比比皆是。

  总听到看到婚姻的负能量,恐怕是孕妇效应作怪。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些不幸的婚姻上,势必给自己徒增负面情绪,因噎废食。

热门  
东莞新闻  
国内新闻  

Copyright&copyDongguan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内容为东莞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ICP证号:粤ICP备05041375
东莞日报社 设计维护 最佳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