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发布时间:2019-10-09 13:2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东莞报业网小编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王朗自然保护区。徐卫华供图

中国是生物多样性的一片沃土,约占地球陆地面积6%的广袤土地上,有湿润的热带森林,有一望无垠的平原草场,也有巍峨险峻的冰川雪山,千里冰封的永久性冰原……这里拥有全世界15%的脊椎动物和12%的植物物种。

但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中国也面临着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艰巨挑战。在2018年大刀阔斧的政府机构改革后,这项事业迎来了一片新局面。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团队系统分析了政府机构改革给中国自然保护地建设带来的机遇,提出了一系列完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建议,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生态学领域顶级期刊《生态与进化趋势》(Trends in Ecology & Evolution)上。

九龙治水,混乱在所难免

中国共有约1.2万个自然保护地,其中严格意义上的自然保护区有2700多个(截至2017年),总面积约147万平方公里。

除此之外,中国还建立了许多其他类型和名称的自然保护地,诸如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等,这些自然保护地的面积通常都比较小。

论文指出,占中国国土面积20%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却长期面临一个核心问题:交叉重叠的管理模式。某一个具体的自然保护地,往往由一个以上不同的政府部门或机构管辖。这些实体机构会根据各自不同的职责权限,为保护地制定不同的规划目标和管理规则。以海南省为例,118个陆域和滨海保护地中,至少有50个存在部分的行政管理重叠,其中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和风景名胜区的行政重叠程度最大。

“这种‘九龙治’的模式,导致了一系列问题。”论文通讯作者欧阳志云说。

首先是难以对全国的自然保护地开展统一规划。由于缺乏“自上而下”的系统设计和全面规划,我国现有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与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重点区域不相匹配。比如,我国的自然保护地多集中在西部,尤其是青藏高原地区。而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许多关键区域分布在中国的东部或南部,这些区域的保护地建设严重不足。

其次,不同自然保护地的保护与管理目标不一致,甚至相互冲突。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地质公园、水源地保护区、社区保护地……尽管名目繁多,但这些区域却常常有着相似的功能,特别是旅游、娱乐等能直接带来经济回报的功能。相比之下,生态保护等公益性的功能却很容易被遗忘。

1978年,原林业部将九寨沟作为国家级大熊猫自然保护区管理。自1982年起,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也将其列为国家风景名胜区。2004年,这里又成为国家地质公园,承担原国土资源部的地质景观保护任务。

如此,这片土地就被赋予了至少三个名字,由三个不同的政府部门管理。

“尽管是同一批行政人员在实施具体管理,但不同类型保护地的管理目标之间却难免发生冲突。当保护与发展发生冲突时,管理部门往往选择后者。”欧阳志云对《中国科学报》说。而蓬勃的旅游业在带来显著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很可能影响物种保护效果。

根据原国家林业局发布的全国大熊猫调查报告,从1988年到2013年间,该保护区的大熊猫数量有所减少,而周边其他山脉大熊猫的数量却在增加。

最后,是自然保护地分类体系与国际接轨的问题。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根据主要管理目标将自然保护地分为6类:严格自然保护区、原野保护地、国家公园、自然纪念物、栖息地/物种管理区、陆地/海洋景观保护地和资源保护地——每一类都有明确的保护目标和配套标准。

“而中国虽然有不同的保护区级别和类型,但目前这些分类体系都不能体现管理目标、检查标准和管理方式上的差别。”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曾撰文指出。

三江并流,如何依法治理?

在云南省的西北山区,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条大江并行奔流,山高谷深、雪峰皑皑,遍布珍禽异兽——这里是中国三大物种多样性中心之一,也是世界级的物种基因库。

1989年.这里被列为国家风景名胜区,2003年又进入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不仅如此,这里还先后建立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质公园、森林公园……不同的牌子之下,空间重叠很大,却遵从着不同的管理规定。在很多情况下,这些管理规定不仅互相矛盾,甚至还会互相抵消。

热门  
东莞新闻  
国内新闻  

Copyright&copyDongguan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内容为东莞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ICP证号:粤ICP备05041375
东莞日报社 设计维护 最佳分辨率:1024×768